原文看板: Reddit-Nosleep

原文標題: I've Been Working for Disney, and I've Got Some Stories to Tell

原文網址: https://goo.gl/LNdRmi

 


=======本文開始=======

 

你知道在迪士尼樂園底下有個隱藏的第二迪士尼樂園嗎?

 

迪士尼樂園初創時,華特不喜歡穿梭不屬於他們的主題的角色,他決定做點改變,

所以他在魔幻樂園底下複製了一個完全一模一樣的樂園,不論是每條街道、每條動線、每片土地。

這項規劃是為了讓蒙面人在樂園中偷偷摸摸不被孩子們注意到,且讓你愉悅的消費。

 

當然,迪士尼非常努力地保守這個秘密。

 

另一個有趣的真相是,無論「表演人員」在樂園客人會出現的任何地方,

他們都必須「站上舞台」,甚至是巡園警衛。

 

而這就是我待了20年的地方,過去這段時間,我的工作是清理所有的遊客製造的任何混亂。
如果你從旋轉茶杯甩落或是把剛從皇家街廳 (Royal Street Veranda) 買的蛤蜊濃湯灑滿地,
處理後續就是我的職責。

 

我的工作需要像外科醫師的快狠準來解決這些事情。
這麼說好了,你應該會比較容易理解,
從你早上把車停到停車場,並興匆匆地踏入樂園直到晚上的煙火表演畫下一天尾聲
,所有過程都有攝影機監控著你的一舉一動。

 

如果你沒有迷路,一切都會很美好。

 

我很快就發現了這點。

 

第一次的事件深深刻在我的腦海裡,在我工作的一年七個月又十三天的那天,
有一對看起來很焦急的夫妻來問我應該要去哪裡找尋他們走失的孩子
,我立刻帶領他們前往大街的辦公室
,同時間和他們解釋樂園員工如何護送他們的女兒通過地下道到他們的身邊。

 

抵達辦公室後,我打開門,並側身讓他們進去,當我再轉身時,他們不見了。

 

我當下非常驚恐,當我開始尋找那對夫妻時,一臉嚴肅的保安主管出現了,並在我開口前就先說話了 


「席德,一切都沒事了,那對夫妻和他們的兒子已經會合了。」

 

「但...他們走失的孩子是個女兒...」

 

「對啦! 是他們的女兒。對了,你有沒有考慮休個假? 一星期的有薪假足夠讓你去奧蘭多(Orlando)走走了吧,
你知道樂園員工能享有免費門票和旅行報銷吧?

 

「但......」

 

「席德,超過一星期也可以,去休息吧」他不給我多餘的回話空間。

 

最後,我拿了飛機票去了海灘散心而不是奧蘭多。

 

在接下來的幾年,我把清理的工作做得非常好。

 

我沒有問為什麼我們的電表有時會會在晚上關閉後到隔天早上開幕前之間跳了1,000度電

;也不懷疑為什麼幾十名員工經常在晚上瘋狂地烹煮食物,但沒有一個晚班員工吃過

也不好奇為什麼在冒險之地的行人通道上的黃色的門的用處,

或是為什麼我每次開車經過時都會暈眩。

 

也完全沒有人曾質疑走失遊客的處理政策。

 

讓這些事遠離視線。

 

這些好奇心會打破規範。

 

我總是能用這個理由說服自己。

 

但奇怪的事情在幾周前發生了,當時我正在地下迪士尼樂園休息,並試著把那些爛事拋在腦後,我等等還必須修理夢幻樂園的愛麗絲,

就在這時候,一個裝扮米老鼠的員工走進大廳,看著我,然後坐在對面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我對他微笑並點頭打招呼然後準備要離開。

 

但我發現這個米老鼠依然瞪著我,我的腳步便停住了並心想,為什麼他還穿著人偶裝? 如果是我的話,

離開舞台的第一件事就是收起笑容、放個屁然後攤著進入放鬆模式,為什麼會有人不想把握機會拿下這可笑的老鼠頭來好好休息呢?

 

於是我瞪了回去。

 

他依然沒有任何動作。

 

這氣氛一點也不愉快。

 

我心想也許他困在這該死的玩偶裝裡了,並開始找尋他服裝的接縫。

 

我找不到。

 

我的心臟漏了幾拍,我的肚子像擱淺的鯨魚一樣翻過來,因為我意識到他的服裝沒有任何的開口,這到底是尛!?

難道這傢伙直接跟這套裝扮縫在一起嗎?或是這是錯覺?還是我遲鈍的想像力真的讓我萌生起相信魔法的信念?

究竟為什麼這傢伙一直瞪著我?就算沒有黏合的米老鼠服裝也很奇怪,事實上,這傢伙也曾裝扮過唐老鴨。

 

在我思緒未解時,它眨眼了。

 

我不是說在玩偶裝裡的人眨眼了,是這天殺的超大老鼠頭上的大眼睛,它又把視線盯在我臉上,接著那個擬人化的卡通老鼠眨了眨它的眼。

 

房間裡只有我們兩個,而我也準備要去愛麗絲車廂處理某個男孩造成的髒亂。於是我選擇先起身走進大廳,

然而,身後向我傳來快速的腳步聲,我爆發腎上腺素的力量,試圖擺脫這東西,但我已經離我的球隊黃金時期太遠,所以效果不彰

,我跑了300公尺後我燃燒的肺部迫使我不得翻滾到地上喘息,並等待著被它「處置」。

 

然而,它並沒有殺我。

 

模糊的視線加上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我幾乎無法看清楚站在那的人的形狀。

 

這個人便又是保安主管,他看起來相當生氣,

站在他旁邊的是一個看起來有點眼熟的男子,這位男子身材高大、面色蒼白且穿著灰色西裝,頭上戴著紳士帽,但他看起來並不像一直在跑步。

 

「席德,這次去歐洲旅遊如何?」保安主管喊道。

 

我現在人在義大利。幾天前我開始看其他人在網路上發布去迪士尼的經驗分享。

 

我不能接受我過去這麼努力地欺騙自己。

 

我還注意到,很多其他巡演的人都和迪士尼有關係,儘管我從未見過他們且他們的巡演非迪士尼批准的巡演。似乎我們是故意被湊再一起,

但某人顯然不想讓我們知道這樣做的目的是甚麼,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狀況。

 

我完成了我的任務:

 

我不再深入思考這些事情,這是最簡單的方法。

 

去熱那亞(Genoa)的一日遊中,橋梁倒塌奪去了所有參與旅遊的人的性命,我沒有出席,所以我也是唯一一個活著,可以講我的故事的人。

 

在這故事的尾聲,我聲明我絕對絕對絕對不會回家,我想我以匿名在歐洲生活會更安全。

 

迪士尼樂園正隱瞞著一些大事。

 

而他們最了不起的,就是讓你相信魔法並不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滷白菜 的頭像
滷白菜

滷白菜的滷鍋

滷白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